Vaniel__Offical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给潘晨的第X封情书

第一封 分离



答应你的专栏从夏天拖到了冬天,现在年都过了,都快要入春了。迟迟没有下笔的理由有许多,但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是有许多话题我总有着千万个故事但不知从何说起。这是为你的第一封,却以分离开头,感觉不是个好兆头,但先苦后甜也算是件好事吧,毕竟世界上哪还有比分离还苦的事情呢。

写这封信的契机其实只是昨晚家里人聚起来的一顿饭。我们家里人口众多,但大多都是碰不到面的。或者,也许该这么说,我的家庭与这个大家族里的人联系并不密切,但从小到大我把家庭的聚餐看得尤为重要,每当知道聚餐时间的我就开始盘算着自己那天的一切…虽然每次都会出现一些状况,但这么多年来唯一不变的是每次聚餐结束我的那份失落感和奔涌而出的难受会迅速淹没我…当众流泪这件事我很少做,在家人面前依然。但那个夜晚我绝对会难受到失眠…

我是个矫情的人,这个我承认。

在一次和关系微妙的舍友进行深夜谈话的时候,我表示毕业那天我一定会崩溃大哭。这其实不过是一件很平常的事。但我那位舍友建议我不要那样做,因为所有人都只会觉得我在演戏。

崩溃的情绪不适合你。这是她的原话。

其实其中原因是我是他们校园暴力的对象。
我不应该舍不得他们。就算我最后走过了那段时间,就算我表面上没有被任何人伤害过。

你说我是你心中的cool girl。
我想或许在一场如同浩劫的校园暴力中逃生,在他们眼里我也是个cool girl。所以,他们不让我悲伤,分离的悲伤也不行…

世界上每天都上演着无数次的分离。或生离或死别。
有的真的会再见,有的也是真正的再见。

直到昨晚,我发现,我没有了分离的悲伤…最后我连仔细看他们的一眼的想法都没有,就坐上订好的车。
没有再见,这是我们的常态。可没有那熟悉的悲伤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是好事么?应该算吧,因为我一夜好梦。是坏事么?我不知道,因为我发现有些留念那种感觉。

人们常说分离是我们这辈子必选题。那我也许已经学会了这道题。

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学会。

怎样都好.与你何干.

第一篇献给太太…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汇丰银行231
写得不好请见谅…


一天有多少分离…我们之间的那点情爱真的不足提起。纠纠缠缠,[有些人就是那么好,好到他只要伸出手,就会义无反顾地向他走过去。]说傻也好、痴也罢,人生又能有几回痴傻。

我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情。性与爱真的可以完全分开么?当两个人通过性的方式结合,却只保持着单纯的炮友关系,让我惊叹。我一直以为,找到一个在肉体上契合的人比找一个灵魂契合的人要难得多。没有对伴侣的体谅和包容,对单纯的床伴首要的追求应该就是尽兴吧,两个人既然能选择对方为固定床伴,至少在前戏、体位、深浅、趣味等一系列问题上有着很相同的方向吧,要不然这种关系怎么进行下去。

庆幸的是,他们未止步于此。在大多数人的眼中这一段感情,靳先生总拥有着至高的领导权,其实我想不在于谁爱谁多一点,而是在于我愿意低下头颅把我那深藏于心却早已表露于面的爱意诉说给你听。就像在里那句话[他去怪月亮去怪潮汐去怪酒精去怪天气,可最后只能怪自己,不被那个人爱的自己。]这不难看出凯凯到底要有多卑微,只是不怪你,你有什么错呢,错在我的心不打招呼去爱你。

我身边有朋友经常在一段恋情中拉扯,总要变成领导的一方才肯罢休。这样算赢了吗?你用尽办法去赢一个早就输给你的人,是不是太不划算了。

在文章中靳先生一般都需要外人的刺激或者凯凯退回最平常又是他一直所希望的朋友关系时,才愿意思前想后踏出一步。享受被爱固然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总是这样,其实你不值得被爱。我常常想这是不是自私了点,总要我剖开自己的心,你才愿意承认你早已住在那里。总想问你,可不可以早一点确定你的心,毕竟每一次我以为要和你分离,都太过揪心。

[有些事可能真的只有你懂我懂,所以才显得格外残酷。]

我曾经有一段感情,我喜欢他,他喜欢我,但是我们从未在一起。终有一天,一个朋友问我,为什么他对所有人都说喜欢你,却最后和她在一起。那时候我没有回答,现在想来那种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的苦不堪言实在是令人伤心。些许就是不爱吧。你看,所有人都说你喜欢我,可你从未对我说出口。所有人都在惋惜我们的错过,却只有我们知道错过不是因为别人,只是因为我们懦弱,懦弱到连喜欢都不敢说出口。

很庆幸至少在太太的故事里,就算纠纠缠缠,也有一个好结局。因为是RPS,有时候无耻到想让他们在现实世界也如这样,最后也只能骂自己几句,我自己的念想怎么能强加的别人身上,所有的不可能就在这个我们的小世界里实现就好吧。

洋洋洒洒写这么多,也不知道到底在说些什么。希望太太笑纳,不嫌弃就好。

[人生至少该有一次
为了某个人而忘记自己
不求有结果
不求曾经拥有
甚至不求你爱我
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
遇见你]

写于2016.2.28 阴